游客已下船,海上漂泊两月的船员何时能回家-

游客已下船,海上漂泊两月的船员何时能回家?
21人因新冠病毒死亡,另有700多例感染的邮轮“红宝石公主”号,刚刚抵达菲律宾的马尼拉湾并停靠。此前的3月19日,这艘邮轮的乘客们已经在澳大利亚悉尼下船,不过船上的500多名船员依然随船漂流。现在虽已停靠,船上的214名菲律宾籍船员们也要在完成病毒检测后才能下船。在他们之前,还有16艘停靠在马尼拉湾的邮轮正在等待其船员完成病毒检测。菲律宾是世界上最大的船员输出国,各国的邮轮上都少不了菲律宾员工的身影,这也使得目前在等待检测的船员人数格外多。据菲律宾海岸警卫队的负责人说,目前共有5000多菲律宾籍船员集中在港口排队。而得到检测结果需要3天时间,这意味着等待期更为漫长。终于再次停靠的“红宝石公主”号菲律宾目前面临着极大的压力,国内已有超过万名感染者,其中有658人死亡。此前,“钻石公主”号上的菲律宾船员已经回到了菲律宾,在马尼拉的酒店中隔离了两周,不过,只有出现了症状的船员才会接受检测。此后大量归国的菲律宾海员使马尼拉酒店不堪重负,政府已经改变了政策,从上周起,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开始对所有回国的海员进行检查。医疗队上船采集样本,结果出来后,检测结果为阳性的人接受治疗,而检测为阴性的人则会被送回家乡。然而,检测对象并不包括船上的非菲律宾籍船员,他们目前命运未卜,尚不知在14天隔离器结束后是否可以下船。澳大利亚的卫生机构发言人此前曾表示,他们在悉尼港为船员们全部做过病毒检测,并将其中50名有症状或有感染风险的船员带下船治疗。剩下继续航行的船员要么已经测试为阴性,要么已经痊愈。不过,据世界交通工人联合会(ITF)的最新消息,目前船员中,至少有6人出现了症状,而他们的舱房门口也已有菲律宾军警守卫,确保无人进出。在数艘邮轮相继爆发疫情后,舆论的焦点更多地集中在乘客身上,船员的命运并没有得到足够关注。这引起了许多船员的不满,“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记这些,”公主号邮轮的一位船员莫顿说,“看上去没人关心我们到底好不好。”据美国海岸警卫队称,截至5月5日,仍有超过5.7万名船员滞留在74艘邮轮上,漂泊在美国港口及附近的巴哈马群岛和加勒比海地区。还有数百名船员滞留在世界各大洋其他地方的船只上。邮轮上早已没有游客,而他们的隔离期也早已经结束,船员们都在想,为什么还没有被允许回家。3月19日,“红宝石公主”号的乘客被允许下船美国海域的邮轮一直被美国健康保护机构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规定所约束。疾控中心的官方说法是,船员下船的前提是要用专门的包机或个人车辆运送。即便找到包机或车辆,邮轮也必须经疾控中心事先批准后才能逐案处理。邮轮公司还必须写书面声明,证明该船未受新冠病毒影响。莫顿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说,他已在公主邮轮工作了大约五年,今年早些时候开始在“天空公主 ”号上工作,这是一艘可容纳3660名乘客和1346名船员的巨型邮轮。他的合同本来应该持续到10月中旬,因为这艘船要横跨加勒比海、大西洋、波罗的海、穿越欧洲。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蔓延,航程被纷纷取消,“天空公主号”于3月14日在迈阿密卸下乘客。不过,包括莫顿在内的船员们仍留在船上,停泊在迈阿密港口。莫顿说,起初,船员们的心情比较积极,虽然被限制在船舱里不能随意行动,但大家都觉得隔离期结束后就可以回家。“乘客们都下船了,我们也有了安全感,”莫顿说,“我们没有任何生病的迹象。我们很高兴,因为我们还能拿到工资,还有工作。”然而隔离期临近结束时,莫顿和他的同事们被告知合同将结束,6月后公主邮轮将不再支付工资。之后,公主邮轮开始在邮轮之间转运船员,将他们按国籍分组,以便于集中让来自不同国家的船员包机或航行回家。但大多数人都不太满意这个解决方案,这样拖延了回家的时间,还有交叉感染的威胁。“天空公主”号并没有报告过新冠病毒的病例,莫顿担心,这样一来他反而可能会被转到之前有乘客或船员检测呈阳性的船上。他也觉得奇怪,他们就停靠在迈阿密,为什么美国船员不能直接下船。“我们想回家,而不是去另一艘船。”莫顿已经在船舱度过了两个月时间4月25日, “天空公主”号的美国船员们被转到 “翡翠公主”号上,转移是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进行的。“当时海浪很大,我拍了一些视频发给我母亲,说是船摇晃得很厉害,突然间我就断网了。”莫顿说。过了整整24小时,莫顿才得以与惊慌失措的母亲再次联系上,并向她保证自己没事。莫顿说,他最近听说公主邮轮的美国船员很可能会被再次被转移到“珊瑚公主”号上,这艘邮轮曾有过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他非常希望在转移开始前,疾控中心可以允许他们直接入境。在皇家加勒比下属邮轮上工作的一位DJ目前滞留在巴哈马群岛。他在3月23日接到通知,船上有一名船员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和其他船员一道,这位DJ从3月28日起就被隔离在船舱内。他说,绝大多数船员都呆在没有新鲜空气和阳光的内舱中,卫生条件很糟。此事被媒体曝光后,他才被安排转乘皇家加勒比的另一艘邮轮“狂想曲”号,乘船回国。澳大利亚演员德鲁·费尔利则是在马尼拉湾等待未知命运的船员之一。他在嘉年华邮轮公司“太平洋探索者”号上工作,3月16日,这艘邮轮的乘客在悉尼下船,两周后,邮轮带着船员们离开,5月5日到达马尼拉湾。为了在船上打发时间,费尔利开设一个网上脱口秀节目,取名为 “真实船舱,真实热度”。他在视频中唱歌、说笑话、扮演不同的角色。为他,和世界各地被隔离的人们找到了一个宣泄的窗口。嘉年华邮轮公司的一位发言人则在一份声明中说,由于后勤方面的问题,该公司送员工回家的进度受到了阻碍。“我们目前正在将停航期间的船员遣送回各自国家。由于港口关闭和其他旅行限制,这变得更为困难,但我们仍在努力。”莫顿最近听说佛罗里达已经开放了海滩,但邮轮船员仍被拒绝入境。“我觉得我们被当成没有犯罪的罪犯对待,明明了解我们的健康状况,而且我们也没有生病,却还拒绝我们入境……我真的很纠结,为什么会这样?”